相关文章

邂逅浪漫--福建频道--人民网

关上了电视,柳小叶脱下睡衣,疲倦得伸了伸懒腰,刚要进入卫生间洗澡,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响了。

“朋友,你是哪里的?是男生?是女生?”简短的几个字。

柳小叶看了一眼,如果按以往的做法,她会立刻删除掉并把这号码拉入黑名单。可今天不同,今天是她二十五岁的生日,看着镜子中自己苗条的身材,两片薄薄的嘴唇在笑,长长的眼睛在笑,腮上两个陷得很举动的酒窝也在笑。所以,今天是开心的日子。

“我劝你别玩这个了,来点实话吧。如果没别的事,我要洗澡了……”柳小叶着急地说。

那边说:“呵呵,你的号码是137×××82222吗?”

柳小叶回:“是的。怎么了?”

那边又发过来一句话:“不好意思,今天是我的生日,一高兴,就随机发了一条短信,恰巧让你收到了,打扰你了吧?”

“没打扰,不过,今天也是我的生日,我觉得咱们挺有缘,也许咱们可以交个朋友。”

“好啊!祝你生日快乐!我叫韩严冬,男,今年27岁。我的手机号是137×××82223你呢?”

“柳小叶,25岁。”

“名字太好听了,你一定很有气质!”

……

待柳小叶从卫生间洗完澡出来,见手机上又发来了几条短信。

心想,自己今天遇到的开心事太多了。这个生日太有意义了。

就这样,本来就没有睡意的她,又给对方回复着,并表示出一种谢意。

他们在手机两端,一问一答,最后直到柳小叶的手机没电了,才恋恋不舍地扑倒在床上。

第二天醒来,韩严冬又发来了“大懒蛋儿,快起床!”几个字。

“还在被窝儿呢,真不想上班……”柳小叶回复道。

“快起来吧,要吃早饭,不要对付啊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……”韩严冬打过来几个字,让柳小叶内心既幸福又温暖。

“两个字:忒幸福!”她发过去了。

“天,这是两个字吗?你真不乖……”韩严冬回话道。

“呵呵,谁说的,我可乖了……”让柳小叶也没想到的是,自己居然在这才认识一晚上的陌生男人的另一端撒起娇来。

从这天起,他们在短信中你来我往。

韩严冬的短信很及时。

快下班了,他会发来“快下班了吧?路上人多车多,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

将近中午时,会发来“午饭后要适当休息一下,这样对身体有好处,另外要喝点放菊花、枸杞和冰糖的茶水……”

早上会发来“大懒蛋儿快起床,鸡都亮了,天都叫了,太阳都晒屁屁啦…..”

到了周五下午肯定会发来“提前祝你周末快乐!”

晚上还会发来“要坚持用温水泡泡脚丫,泡完后再捏一捏,效果会更好,时间长了会有奇效的,乖,要听话哦!”

有时还会发来一些让人搂着肚子笑个不停的幽默诙谐的段子……有时,是一首缠绵悱恻、细腻温柔的诗句……

静下来的时候,柳小叶便会呆呆地想象着对方的模样,或是走在大街上,她也会想象着刚才擦身而过的某个男人或许是他……

自从有了他后,柳小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,一天到晚有使不完的劲儿,生活上也平添了许多的趣味儿。

一晃,半年过去了。

和韩严冬的短信交流,已成了柳小叶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。

“想你”、“想你了”、“我知道你也在想我”……韩严冬如火山涌动的话语,不时在在柳小叶的手机上飘然而至。

对方一定是一位感情细腻、思想丰富、文学底蕴十足的男人,他一定很懂女人的心,一定是个活泼浪漫的人……

慢慢的,对方的印象在柳小叶的脑海中愈来愈清晰,她不时地憧憬着如果两人真的见面了会如何面对?如果真的如她所想的那样,将来会不会在生活中走到一起?毕竟都生活在一个小城里,每当想到这里她都会羞红不脸颊,都会紧张得心脏跳动加快。

这天是周日,老妈来电话说,手机该续费了,让她帮老妈交些钱去。于是,她来到了移动公司的业务大厅。

天啊,怎么这么多办业务的人呀。真的比各家银行排队等候的人还多。她在自动“叫号机”上按出了一张排队的纸条,便坐在长条排椅上等候窗口叫号。

“你他妈的眼瞎了?老子我一直叫韩严冬啊,再告诉你一遍,我叫韩严冬,你看清楚了还问我干吗?想找抽啊?我的号码就是137×××82223,知道你还用我?这不是废话吗……” 窗口前粗鲁的国骂声,一下子传到了柳小叶耳朵里。

她心想,如今这文明和谐的社会里,怎么还有这么无知野蛮之人呢?

可她在一瞬间一惊,这号码和人名怎么如此的熟悉呢?

她提心吊胆地走上前去,顺着声音,只见一个络腮胡子,瞪着三角眼,满脸青筋、比五短还矮胖的男人,正用手指点着窗口内面带微笑的业务员,他的手指几乎要碰到了业务员的鼻子,业务员已经含着委屈的泪花也并没有换来他的骂骂咧咧……

柳小叶疯了似的逃出了业务大厅。

出了门,她来到了移动公司的一家附属门市。

“请问您要办理什么业务?”业务员问她。

“把我现在用的这张手机卡报废,再换一张新的手机卡。”柳小叶果断地回答。